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心痛

昨天晚上給老媽打電話,放下電話不由得淚流滿面,一種叫心痛的東西狠狠地折磨著我,讓我夜不能寐,既爲自己的無能爲力而失望,又心疼老爸老媽,真的是百爪撓心,說不出來的痛啊!

電話裏老媽說老爸的病又嚴重了,把大便拉到褲子裏後,竟然在院子裏就脫了衣服,往屋裏爬了。這讓老媽非常生氣,認爲老爸不知道羞醜,還說不管他了,要把他扔到路上去。我只說了一句:怎麽著你都得管,說這些氣話幹什麽,就匆匆的挂了電話……

老爸今年62歲,已經患腦栓塞十多年了,一直行動不便,語言不清,小腦萎縮。雖然多方治療,但是病情是越來越嚴重,特別是小腦萎縮的越來越厲害,近兩年,智商一直就相當于四五歲的孩子,由于大腦支配不了行動,他經常拉尿在褲子裏,這就苦了老媽。弟弟弟媳都不在家,老媽既得操持家務,上地幹活,又得照顧侄女,照顧老爸,怎一個累字了得。人一累了,脾氣就不好,更何況老爸能吃能喝,有時候還挺“懂事”,頗有“故意”之嫌,所以才有了老媽電話裏的話,我知道那是氣話,可不知道爲什麽就是有說不出的心痛。

正月臨走時,老爸拽著我的衣角含糊不清的說:我跟你去;清明節放假臨走時,老爸背過臉去擦眼淚;每天往家打電話問老媽,老爸在幹什麽時,老媽都說,剛才好好的,聽你來電話了,在哭……前兩年,我回家時,晚上老爸都等別人睡著了時,和我說心裏話,這兩年他不會表達了,但是我在他身邊時,他總是孩子一樣的興奮,瞅我的眼神充滿了依戀,有時候他“任性”或“無理取鬧”時,我看著他,朝他搖搖頭,他能立刻安靜下來。

我理解老媽,心疼老媽,我更心疼老爸,關鍵是我什麽也做不了,心痛啊心痛!
PR

我老公不靠譜



看了《我老公不靠譜》。電影快演完了,才說出距離上一步已經十年了。。他們結婚已經十年了,但是還沒有結婚證。
我靠,,十年了~當年還是租盤看,現在用快播看。。十年前,手機還不能照相,現在能上網,能視頻。。十年了。。鄭伊健也來了,鄭欣宜也瘦了。。

烏鎮

烏鎮,承載著太多人的夢想,而我終究是個過客。當我回來以後很久,再想起烏鎮那泛著烏青的天,此情此景,竟是如此貼切五十肩
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人來了,又走了,心中遍布了荒蕪,連同文字也變得幹澀,只有那如詩如畫的水鄉風光還停留在記憶的深處,這兒,我來過防塵電話保護殼
時日甯靜,既無歡樂,也無悲傷。


追風筝的人

《追風筝的人》是我第一部看了電影還會看原著的書。電影本身就很喜歡,不能說電影比原著遜色多少,但這部書裏平實的文字所折射的力量有時確實比鏡頭更能穿越心靈。
阿米爾和父親在即將爆發的戰亂中逃到弗裏蒙特。在童年的阿米爾心中,無所不能的父親總會用在美國才能買到的禮物送給阿米爾,象征著他的財富和對美國的向往。而離開那個讓他顯赫和榮耀一生的故鄉喀布爾時,父親的生命中留下的只有一個不爭氣的兒子和兩個手提箱。到達美國的第一天父親找了一份加油站助理的工作。發生的第一個衝突是父親買了橙子卻沒帶現金,用支票支付時交往兩年的店老板阮先生要查驗他的證件讓父親惱怒不已,阿米爾回憶著,在喀布爾,隨意折斷的一根樹枝就是他和哈桑的信用卡,面包店的老板用刀在木頭上刻一道痕便表示父親要支付他一個馕餅錢。
兩年的時間,年邁的父親在努力的適應著這個他曾經的理想王國的生活,但他顯然不適應。他開始懷念賈拉巴特的甘蔗地,帕格曼的花園,懷念索爾市集擁擠的街道,懷念進進出出的人們都認識他,和他打招呼,他們的過去交織在一起。
對于父親來說,美國是個哀悼過去的地方。
而對于阿米爾,這是個埋葬往事的地方。

想起光棍節

光棍節哦!恐怕全天下的單身一族們在高呼單身萬歲,單身快樂,聽說日本和台灣還有什麽情侶去死去死團之類的活動和團體,管它呢,自己快樂就好

都說女人是喜歡變化的,長發想短發,卷發想直發,呵呵~臭美當然是天秤座的天性啦!

請假回家辦事,順便拍些寫真來記念青春,現在都是非主流風刮得遍地開花,我也來湊湊熱鬧,夜景,車,煙薰裝,鉛筆褲,韓版風衣,不知道效果如何?期待中^ ^

カレンダー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古記事

(01/21)
(01/31)
(01/31)
(04/12)
(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