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過去的青春猶如一場夢

這些我的同齡人,曾經日日而伴,泛論明日的夥伴,現在就真的是形同陌路,有時候連目生人都稱不上施政樂
回顧回頭走過的蔥蘢歲月,歎息那個時候的童真趣事,好像那麼近,又那麼遠,一睜以閉之間,二十幾年華已逝。我愣愣的站在原地好久,回頭去看他的背影,人來人往間我已經找不到那個背影了,好似一出美夢,又如好景不常,醒了,謝了,什麼都沒有留下。等到我回家後我才幡然醒悟,不是說像而是就是,我就是他所說的那個同學,那個小學同學,甚至我還和他做過三年的同桌,但是這些記憶都敵不外時間的腐蝕,剩下的都是桃花流水,隨風而逝罷了。

還記得有一次我獨自走在街上,看著人來人往的車龍和行人,自己好像成了一個看客,看透世界的一切,直到有一個依稀認識的身影擋住了我的去路,我迷惑的抬頭:“請問你熟悉我嗎?”那人盯著我好久,久到我想罵人,他才悠悠的啟齒:對不起,我只是覺得你很像我的一個同學,但是我知道你不是施政樂

現在每次打開手機不是QQ就是微博,再者就是上網,這些都市人的形形色色的糊口不禁讓我想起了往昔。那些一起陪伴走過的歲月已經變得恍惚不清了,剩下的就只有殘存的零星片斷,就似老膠片一樣陳舊而暗黃。我從來不想用陳舊、過往這些詞來描繪我的年少青春,但是每次提筆,我才發現我的記憶就比如電視裡無法放映時的零星雪花,嘶啞而空缺,我能夠用的語言是那麼的蒼白而無力。

看著QQ上面不同的頭像,看著群組方塊裡的名字,這些讓我既認識又目生施政樂
PR

女人是用來疼

女人入洞房那天,早早收起了自己的鞋,等男人脫鞋上炕,女人卻雙腳踩在男人的鞋上。男人見了,“嘿嘿”笑著說,還挺迷信。女人卻認真地說,俺娘說了,踩了男人的鞋,一輩子不受男人的氣。男人說,俺娘也說了,女人踩了男人的鞋,那是一輩子要跟男人吃苦受罪的。
女人開始試探著管男人,先從生活小事兒開始,支使男人拿尿盆倒尿罐,男人全幹了。地裏的莊稼女人說種啥,男人就種啥。左鄰右舍女人說跟誰走近點跟誰走遠點,男人全聽女人的。男人正跟人閑侃,女人一聲喊,男人像被牽了鼻子的牛,乖乖就回去了。男人正跟人喝酒,女人上前只扯一下耳朵,就被拽進家。有人激男人,這女人三天不打,她就上房揭瓦。你也算個男人,怎能讓女人管得沒有一點男人的氣概?若是我的女人,非扇她兩鞋底不可。男人不急不慌地說:把你的女人叫來,我也舍得扇她兩鞋底子。那人急了,你懂個好賴話不?上輩子老和尚托生的,沒見過女人!真不像你爹的種,怕老婆!

村裏人再有大事商量,男人一出場,人們就說,這商量大事你也做不了主,還是把你家女人請來吧。男人還真把女人叫來了。

女人能管住男人覺著很得意,直到有一天女人在男人耳邊說起了婆婆的不是。男人紅了眼,一聲吼,想知道我爲啥不打你嗎?就因爲我老娘。我娘一輩子不容易,我爹脾性暴躁,稍有不順心,張口就罵舉手就打,我爹打斷過胳膊粗的棍子,打散過椅子。我娘爲了我們幾個孩子,竟熬了一輩子。每次見娘挨打,我都發誓,我娶了女人決不捅他一指頭。不是我怕你,是我忘不了我老娘說的話,她說女人是被男人疼的,不是被男人打的。

女人驚呆了,她沒想到男人的胸懷竟這樣寬廣。

男人在外再同人神吹海喝,女人不喊也不再拽耳朵,有時會端碗水遞給男人。有人問男人,咋調教的?男人卻一本正經地說:打出來的女人嘴服,疼出來的女人心服。

我還很想她

我很想她,直到現在我還很想她。 高三,她是我的前桌,我…算是她的後桌?
高三,我和她很少說話。
我想,那時候沒有人會想到,沈默憂郁的我會因爲她而心神不甯。當然她也 不會想到的。
獨坐秋空下,北方的我想起了南方的她。手中的殘枝來來回回的重複著熟悉的筆畫。關外的冷風卷著滿地的塵埃,帶走了落葉,也帶走了地上的兩個字。
殘枝在藍色的天際畫了一個類圓—只能是一個類圓。擡頭北國的秋空如此的幽藍深邃,仿佛那裏有過去的回音,是那麽的讓人揪心。
“很想她!”我對著渴望不可及的秋空喃喃,“她還好嗎?她開心嗎?她 還看書嗎?她還寫文章嗎?”
2
臨近高考約莫3個月,江南小雨淅淅瀝的下個不停,沈悶壓抑夾著潮濕的空氣裏,讓人窒息。
她有林黛玉的憂郁, 她的情緒就像SINx圖像。習慣的趴在課桌上,一趴就是一講課,一個中午,一個自習。或者習慣的從青橄榄色的背包裏抽出《讀者》《青年文摘》或者小說再了之類,“悠閑”側做坐著,有坐就是一節課,一個中午,一個自習。
日子久了 ,我發現,她的短發很黑,她的皮膚很白淨。她的左手背上有一顆青痣。呵!我的右手背也有,她的左嘴角有一粒黑痣。呵!我的右嘴角也有,她的左耳垂有 一顆黑痣。呵!我的右耳垂也有。
所以,朦胧胧的感覺就悄悄的來了,理由很幼稚。
所以,從那以後,視線從黑板轉向了她,爲我們編織一個個落葉紛飛的秋天童話。
3
在班裏我沈默寡言,更別提和她談天說地了。偶爾,她會在我埋頭計算的時候,轉過頭:“yanjin!yanjin!這題…”她總會喊兩聲我的名字,很親切,很溫馨,像有股淡淡的綠茶滋潤著心田。
體育課,我會在操場的角落,遠遠的看著她,看著她的每一個動作。她走向哪,我的目光就跟到哪,像作賊一樣,擔心被她發現。一個排球打在我的身上,足以讓我嚇出膽。當她從我的視線消失的時候,我會焦急的到處搜索著,不停的…
我會狼吞虎咽的把中飯送進我的肚子,然後箭步向教室——她有時會一個人在教室裏。我想和她呆在一起,就只有我們兩——她坐在前面,我坐在後面。見不到她的時候, 心會“啪”的落在椅子上。之後,呆呆的盯著她的課桌,盯著她那本還沒合上的小說。在下雨的中午,我時不時的放下手裏的活,來到窗前,目不轉睛的看著校門,期待著那把——我敢肯定學校沒有第二把——天藍色的傘,在綿綿無期的雨中浮出。心裏不停的呼喚著她的名字。心,空洞洞的。仿佛生命中在等待一個重要的人物,一個能夠填充這個顆空虛的心的人。
從那開始,蒙胧的感覺變的苦澀,變的灰蒙, 不在那麽的甘甜。
我知道自己已經在“單相思”苦苦的掙紮著,沒人救的了我,除了自己。整個生活,整個心靈全被她所占據。她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句話,每一張笑臉,對于我變的是那麽重要。

一個男孩的故事

在很久以前,一個男孩講過一個男孩的故事-------
男孩五歲的時候,看見大人接新媳婦時,穿得全是新衣服,新媳婦也都很好看,就也向媽媽要新衣服,然後也去接一位跟人家一樣好看的新媳婦.
那時,媽媽正在給他趕做著過年穿的小褂,就答應說:只要乖乖不鬧,新衣服很快就起了,然後就給你接新媳婦。 晚上,媽媽在煤油燈下趕著活計,男孩就坐在媽媽面前,火盆旁邊的小凳子上,兩只胳膊支在膝蓋上,兩只小手捧著臉,看著媽媽將針紮進衣服裏,又扯出很長的線;想著明天也有好看的新媳婦,甜甜的笑了.想著,笑著,不知不覺的睡著了----新媳婦笑咪咪的來了,要放炮仗了,趕忙用手去捂耳朵,哎呀,炮仗炸著手了,炸著臉了......忙睜眼,原來栽在面前的火盆裏了.媽媽丟下衣服抱起男孩哭了起來.男孩哭著問媽媽:新媳婦呢?新媳婦接來了,新媳婦呢?媽媽哭罵到:小東西,都是媳婦害了你......
講故事的男孩說:小男孩的故事可以繼續......
男孩長大了,臉上有一塊橢圓的疤,手上也有一塊圓圓的疤.
媽媽老了,病倒了.一天,她叫來男孩,撫摩著那圓圓的疤說:媽媽還沒給你接一個好看的新媳婦,你給媽媽領一個回來,行嗎?望著媽媽期待的眼神,以及蒼老的臉上那渾濁的眼淚,男孩眼睛濕潤了,向媽媽使勁的點著頭.媽媽笑,他也笑了.
講故事的男孩臉上有塊橢圓的疤,手上也有個圓圓的疤.故事講給一個好看的女孩聽的.女孩聽得流淚了.男孩接著說:媽媽讓男孩明天把媳婦領回家去看看,媽媽怕等不及了.說話的時候,男孩也流淚了,淚眼望著女孩,那眼神是期待的,也是熱烈的.女孩躲開了那眼神,哭出聲音來了......
第二天,男孩獨自回去了.
第十天,男孩來了,帶著媽媽的鑲著黑紗鏡框的照片.
女孩誰也不敢看,照片或是男孩.
男孩的故事就續到這裏.
很久以後,一個女孩講著很久以前一個男孩的故事.

十七歲那年的雨季

四到了第二天早上,她還在夢中呢,可沒想到電話鈴響了。只得起床去接電話。
“餵。”
“我已在學校了,你快來,我等你。”
“可我還沒起床呢。”
“那你快點。”
“哦,那你等我。”
挂下電話後,她趕緊洗漱,洗漱完後就騎自行車去去學校。學校門口是有幾個同學在對答案,他也在。去郵局交完話費和電費後,兩人就買菜,買完菜後就回家了。這是他第一次去她家。
一路上,兩人很開心,後來他們遇見了W,他帶著她,先前沒人,所以他把手伸到後面拉住了她的手,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部。這時,她把頭輕輕地靠在他的後背。看見前面有人,她就把頭和手都縮了回來。沒想到是W和她的朋友。
看到他們,W的朋友開玩笑說:“Y,你怎麽那麽厲害的?這裏也騎得上。”Y沒有說什麽,只是笑了笑。
這時,W說:“因爲他有精神動力嘛!”
M和Y沒有說什麽,只顧自己。因爲是上坡,所以後來他們推著自行車。到了平路上,他就騎自行車帶她,在隧道裏,一個人也沒有。她像剛才一樣用手挽著他的腰,頭靠在他的背上。
隧道裏好安靜,他問她:“什麽感覺呀?”
“幸福的感覺。”她淘氣地說。
很快就到家了,先前他有些不自在,但後來也就很熟了。到了她的房間,一切都是那麽的安靜,只有他們兩個人,她的心裏也是說不出的滋味。就在這時,他從她的後面抱住了她,她只是感覺一陣心跳,好緊張。之後兩人就擁抱在一起了,仿佛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他從來都沒有對一個女孩子牽過手,更不用說擁抱了,她是第一個,他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麽對于她會這樣?當他們緊緊地貼在一起的時候,周圍又那麽安靜,他們幾乎可以聽見彼此的心跳聲,好快好快。
中午是他們自己燒飯做菜的。在這中間兩人也感受到了那一種莫名的溫馨和家的喜悅。誰都有沒有想到會有這一天。就好像在做夢一樣,她都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了。她只是覺得自己好幸福,真想讓時間停留在那一刻。而同時她也知道,這短暫的相聚將要面對的是長達兩個月的分離,不知何時才能想見,也不知道這一別兩人的感情又會怎麽樣?以後的事她不敢再想。
午飯過後,兩人就在一起說說話什麽的,直到下午她送他去車站。兩人都很開心。騎在鄉間的路上,別人看見他們有時也會投來異樣的眼光。而她也是偷偷的一笑而過,也覺得有些好玩吧!到了車站,兩人也沒說什麽,也不知道說些什麽才好,就這樣一直等到車子來。在他上車的時候,她只說了一句:“路上小心!”“嗯。”他點了點頭。
晚飯的時候,M的媽媽把他來她家的事告訴了M的爸爸,只見爸爸的表情很嚴肅。因爲M從來沒有把男孩子領回過家,爸爸媽媽都知道M是一個比較聽話的女孩子,學習成績也挺好的。爸爸只是擔心女兒,怕她走錯路,把自己的一生給毀了,因爲自己沒多少文化,現在他們把希望都放在了M的身上。
“你是一個女孩子,要懂得自尊自愛,怎麽可以帶男生到家裏來呢?”
“我知道。”M不知道說些什麽才好。
“男孩的當然沒什麽,他的父母當然希望這樣,可你是女孩子,我也不想多說什麽,只希望你自己能夠明白。我也相信你會處理好的。”
“嗯”M點點頭。
“你只要不給我們丟臉就行了,別讓別人說閑話。你一定要爭氣,一定要被別人看得起。”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說著,M就到自己的房間去了。
還沒多久,電話鈴響了。M就去接,是他。
“餵。”
“餵。你飯有沒有吃過?”
“吃過了,你呢?”
“我也是。明天,我和我弟弟要來你們那兒摘楊梅。”
沈默了片刻,M才反應過來。“哦。”“怎麽了?”“沒什麽,剛我媽把你來我家的事告訴了我爸,我爸說了我幾句,他讓我自己處理好,別給他們丟臉。”
“那明天要不要來?”
“我也不知道,隨便你。”
“可我真的想見你。”
“那好吧!”
“那你早點睡!我明天下午來。”
“哦,那我挂了。”
“哦”。
隨著他的一聲哦,M就挂下了電話。
晚上睡覺的時候,她總是在回憶白天的美好情景,一閉上眼就是他的身影,他的笑,他的溫柔和體貼,他的好,他的壞,她想到了兩人到現在的美好的回憶,在那一段時間發生的事。當她想到他爲自己吃醋,她抱著枕頭傻傻地笑了;想到他W的事,她就覺得好氣,覺得他好可惡;想到他爲自己放棄了那麽多,覺得自己好對不起他……就這樣,慢慢地進入了夢鄉。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下午,因爲昨天電話中她跟他說的那些話吧!所以今天他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們一起去山上買楊梅,因爲一次性要買5斤,所以他們沒買就下了山。像昨天一樣到傍晚她就送他去車站了。

カレンダー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古記事

(01/21)
(01/31)
(01/31)
(04/12)
(04/20)